以为的日常原来是无常

从这一刻
你把我,野放回现实世界了。
我把你,托付给未知未来了。

像为着分我的寂寞而展示他温柔的回忆。



母鸡。穆吉。

时间渗透了空间,那些遥远的场景又恍若眼前。

在玉龙雪山,你说要到顶峰,你我就玩命地登梯阶,萦绕的是长征千万里的豪情,最后站在海拔柱前,凌绝顶的壮志却因薄薄的衬衣破了功,“冻……冻死人了。”
即使这样,你仍指挥我拍那白雪皑皑的景色,发到空间。“让他们尽情的羡慕!”我翻翻白眼,咱家虽然酷暑难挨,可他们是吹着空调吃冰棍儿,你我可是身披霜雪啊。

在旅馆,看到有张青峰穿着斗篷的照片,曲抬手臂做“飞天小女警”状,“可爱,可爱。”只因这句,你我在虎跳峡的白浪前“飞天”,却定格成了“咱们工人有力量”的模样。
“又丑又傻。”你爸妈拍完照片补刀。

在包子铺前,你的变速车和我的蓝色小仙女停在一起,在赶去补习班前几分钟,贪享一下烫口的小肉包。每吃一口,眼镜都成了幕布。
“给。”你递过来一只毛手套,“你我一人一只。”我隐瞒着书包里躺着的另一双手套,万般嫌弃似的接过来戴上。不出意料,尚存的温度一瞬便被冷风侵占。真冷。
却又围炉般炙热。

何其芳讲有个人珍藏一把扇子,其上绘满了自己的乱世浮生。我也效仿,想要描摹一幅属于自己的扇上烟云。

可惜。

“现在那扇子呢?”
“当我厌倦了我的乡土到这海上来遨游时,那还记得把它带在我的身边呢?”
“那么一定遗留在你所从来的那个国土里了。”
“也不一定。”

“那么我将尽我一生之力,漂流到许多大陆上去找它。”
“只怕你找着时那扇上的影子早已十分朦胧了。”

评论

© 以为的日常原来是无常 | Powered by LOFTER